2019年05月19日 星期日
地质云 :English | 公务邮箱
辉煌彩票app 订阅

一支特殊的娘子军(下)

——聆听“三八”钻机的故事(下)

2019-3-27 9:51:47 来源:辉煌彩票app 

主持人:刘烜

特约嘉宾:毛继华(华东冶金地勘局综合地质大队) 周胜利(华东冶金地勘局综合地质大队) 余婉雯 (江西地矿局赣东北大队) 徐 琳 (江西省煤田地质局一九五地质队) 周 强 (河南省地矿局)马荣兰 (河南省地矿局第五地质勘查院)刘海军 (山西省地勘局二一四地质队)夏可义 (安徽省地矿局327地质队)

开场白:上世纪70年代,有一支特殊的队伍活跃在以男性为主流的地质找矿舞台上。在那个激情澎湃的岁月里,她们将柔弱的身子、不屈的性格、坚定的意志化为点点星光,照亮了一方天地——“三八”钻机。

面对这项艰巨的工作,她们受到过质疑,也曾留下委屈的泪水,但是这些铿锵玫瑰最终咬紧了牙关,抱着“为国找矿”、“谁说女子不如男”的信念,克服了重重困难,在机台上绽放芬芳。

如今,这群英姿飒爽的铁娘子已进入花甲之年,钻探生涯成为她们过往记忆中最难忘、最珍贵的一段经历。

本期焦点/众议版我们继续围绕“三八”钻机主题进行讨论,聆听这支特殊娘子军的故事。

主持人:在上一期话题中,我们谈到“三八”钻机的组建时间、背景,以及女工们在工作中那些特别难忘的经历。其实,许多女工在来到“三八”钻机时并不十分了解这个工种,所以在刚刚进入工作岗位的那个阶段吃了不少苦。所谓,万事开头难。那么,初来乍到的女工们又是怎样度过这个最艰难的适应期呢?

余婉雯:我先来谈一谈赣东北大队“三八”钻机的女职工。

1975年,赣东北大队面临着地质勘查任务繁重,技术人员短缺的问题。该队决定培养一批女钻探队员,组建“三八”钻机。当时,该队刚分配到一批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年轻女职工。稚嫩且豪迈的她们,一听说大队的意愿后,纷纷上书要求报名。很快,一支由15名女职工(后期又加入4名)组成的钻探队伍组建完成。

钻探工作出了名的苦。一旦开钻,通常是24小时不停机,因此工人们必须三班倒。而且,钻探工作的性质“成就”了一身泥、一身水的外在形象。起初,这批女职工大多从事制图等工作,未曾接触过钻探,因此周围也存在很多质疑。

① 河南省水文队“三八”钻机三班职工合影留念

1975年12月,实战来了。在朝阳磷矿施工现场,经过培训的姑娘们满怀信心地准备在机台上大展拳脚。结果,现实却让她们傻眼了。机台预设位置在山涧,车辆开不过去,只有一条1米多宽的山野小道,器材只能靠人工搬运。沉重的钻机处处是钢、是铁,一根钻杆重100多公斤,12月的赣北地区潮湿阴冷,姑娘们咬牙坚持,靠肩扛、手提,抬了整整两天,来回往返无数次,硬是把所有的设备搬运到指定的地点。

轰鸣的机器、飞转的钻机……姑娘们看着自己搭建的机台成功开钻,心中满是喜悦与骄傲。可是,接二连三的问题也随之而来,遭遇复杂地层、工作效率低、施工进度慢……姑娘们虽不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,却有着不输男子的意志和坚韧。她们在三班倒24小时机台轮转的情况下,边学、边干、边实践、边提高。下了机台,她们还自发组织学习,反思问题,总结经验,并多次参加业务培训和技术比武。三个班的姐妹们拧成一股绳,凭着自身的努力,终于完成了目标任务。工作进入后期,王义兰、宋建萍等业务骨干更是凭借着优秀的技术,被选为攻坚克难小组成员,为其他机台解决技术难题。

如今,大家回忆起在机台工作时一年回一次家的心酸往事也都带着笑颜。昔日的苦累远不及工作的成果、姐妹间的扶持记忆深刻。但是,从她们挺直的脊背、爽朗的交谈中还能看见当初在机台上英姿飒爽的身影。“三八”钻机成立5年,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下,19名姑娘将辛勤化作一份沉甸甸的答卷交给了国家。

马荣兰:1983年刚参加工作时,我被分配到河南省地质局水文三队三号机工作。初来乍到,听说三号机是原地质部命名的先进机台,我们这些刚参加工作的新队员都积极要求到先进机台锻炼自己,我非常荣幸地成为该机台的一员。

3年的野外工作是我参加工作30多年来最值得自豪的一段人生经历之一。

② 山西省地质勘查局二一四地质队“三八”钻机女职工岚铁会战合影

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源潭乡龚岗村是我工作的第一站,也是参与施工的第一口水文地质井所在地。当时,野外施工的条件十分艰苦,我们住的村庄没有水井,吃水需要去另外一个村庄徒步挑回来。我们的小食堂是用水大户,食堂用水由每个班轮流完成,个人用水则需要自己解决。我们钻机有5名女同志,3名能勉强挑水,有2人不会挑水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当时,和我们一起参加工作的还有一名复员军人,多亏有他的帮助,才解决了我和另外一名女同志的用水难题。

说起在机台工作,我还有一件特别难忘、也特别惭愧的事情。有一次上早班,我觉得穿登山鞋或胶鞋太难看了,出于爱美心理,就穿了一双很漂亮的红色高跟鞋。开班前会时,老班长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。工作到后半夜,我坚持不住了,就坐在发电机旁睡着了。一觉醒来,当我再上机台时,感觉走路很舒服,抬脚一看高跟鞋不知在什么时候变成了平跟鞋。我问老班长怎么回事,老班长很严肃地说:“你穿着高跟鞋走在机台上很不安全,很可能会滑倒,后果很严重。所以我让小孙和小何趁你睡着的时候把你的鞋跟锯了。”我的脸顿时红了,身为一名地质队员,在野外工作没有安全常识而深感惭愧。

主持人:“三八”钻机的女工们重点在哪些区域开展过工作?工作中又做出什么较为突出的贡献?

余婉雯:1978年,由原地矿部直接指挥的德兴铜矿大会战打响了。ZK2412孔,设计孔深1000米,这也是赣东北大队“三八”钻机承接的难度最大的钻孔。但是,孔深一直下不去。为了改变这种状况,姑娘们尝试将普通泥浆改为PAM低固相泥浆钻进。由于PAM低固相泥浆泥皮薄而韧,不仅有利于孔壁稳定,还有选择性絮凝,可使岩屑团结沉淀,确保孔内清洁,回转阻力小。采用新技术后,钻孔在1个月内进尺264.93米。后来,该项技术被推广运用到其他钻孔。

刘海军:山西省地质勘查局二一四地质队“三八”钻机组建数年间南征北战,先后参加了平陆靖家山磷矿会战、山西省岚县铁矿会战、山西省绛县横岭关铜矿勘探、山西省芮城水峪磷矿勘探等。不论走到哪里,无论身处多么艰苦的环境,这群风华正茂的女钻工都立志为国找矿,与男同志一道栉风沐雨、风餐露宿,奋战在勘探一线,顺利完成了上级交给的钻探任务。

主持人:请嘉宾们谈一谈“三八”钻机的女工们工作中特别难忘的经历。

刘海军:由于成绩突出,山西省地质勘查局二一四地质队原“三八”1号钻机机长沈昆明曾代表队里于1977年参加了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,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每当想起那段经历,沈昆明都感慨万千。“那时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,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,因此每年的钻探任务都很重,单位的生产运动更是一个接一个,像‘首季开门红’、‘大战红五月’、‘向七一献礼’等。当时,大家一门心思抓生产,整天想的就是怎么战胜男同志,因此家里有事也从不请假,遇到孔内事故,甚至几天几夜都不下山,工作服也几乎不离身。在3年的时间里,‘三八’钻机每年都提前超额完成钻探进尺,累计完成以万计的钻探任务。”沈昆明说。

③ 1979年河南第四地质矿产调查院测量组在永城城郊矿区开展工作

除了沈昆明,原“三八”2号钻机机长蒋珍珍回忆起当时的钻探生活也是记忆犹新:“矿区的帐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每逢矿区连续阴雨天时,外面的雨水就会流进帐篷里,我们只能在屋里挖个坑,等雨水满了再用脸盆舀出去。山谷里的风很大,特别是冬天更是冰冷刺骨,每当大家进入梦乡时,帐篷就会突然被狂风掀翻,弄得大家狼狈不堪。雪后的高山银装素裹,甚是壮观,但是对于上夜班的姑娘们来说却高兴不起来。因为经常刚爬到半山腰,一个不小心就又滑下去了。无奈之下,大家想到用铝制饭盒在冰上挖脚窝,把饭盒都挖变形了才勉强爬到钻机平台。手握钻具时,手套立即就会被粘住,泥浆池里的莲蓬头经常被冻住,需要把手伸到泥浆池中抠开……”

在从事钻探工作的几年中,姑娘们克服了一系列难以想象的困难。但是,正因为有了这些磨砺,才使她们的人生更加绚丽灿烂。每每回忆过往,她们都很庆幸自己经受住考验,将青春热血献给了祖国的找矿事业。

毛继华:1976年3月8日,华东冶金地勘局原803队成立了一支以女同志为主的机台,取名为金刚石“三八”钻机,这支女子钻探队的成员大部分都是刚刚参加工作的女性。

在机台上,她们搬运、装机、建塔、取样、换钻杆……干的活儿一点不比男同志轻松。机台实行三班运行制,每次上班,女工们从宿舍赶到机台都需要步行40分钟~50分钟的山路。

谈及这段经历,我队退休职工(原“三八”钻机女机长)周胜利都感慨万千:“记得1979年的冬天,有一天雪下得特别大,积雪有半尺深。上夜班时,机械突然出现故障,于是姑娘们便带着零部件步行几十公里赶到四分队进行加工修理,随后再马不停蹄地赶回机台。等忙完后,姑娘们从胶鞋里倒出来的都是冰渣渣……虽然工作环境十分艰苦,但是‘三八’钻机每次都能按时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。每月进尺近300米,单孔最深达782米,多次荣获队里评选的‘先进机台’。后来,很多女同胞因结婚、生孩子离开了‘三八’钻机,但是她们无论在哪个工作岗位都干得十分出色。”

“三八”钻机组建近10年,女工们转战于泾县、铜陵、宣城及皖南地区,为原803队的地质找矿工作贡献了青春和力量。她们认真践行着地质人的“三光荣”精神,并将这种精神传承下来,鼓励了一代又一代女性地质工作者。

④ 华东冶金地勘局812队“三八”钻机女工集体合影

主持人:是的,“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、以找矿立功为荣、以艰苦奋斗为荣”的“三光荣”精神在“三八”钻机的铁娘子身上诠释得淋漓尽致。两期“三八”钻机讨论话题,我们聆听了许多故事。这些故事有的来自嘉宾采访获得,有的是亲历者口述并由嘉宾整理形成,还有的是机台上的男同志亲身经历。今天,我们特别邀请了一位曾经在“三八”钻机担任过班长的铁娘子,她就是江西省煤田地质局一九五队的退休职工徐 琳,请她为大家讲讲那段难忘的岁月。

徐 琳:大家好,我是徐琳。今天借着这个话题,我也来讲一讲我与“三八”钻机的不解之缘。

人的一生是平凡的,平凡之中总有一些事情让人难以忘怀。虽然现在我已年过花甲,但是在“三八”钻机战斗和工作过的岁月依然历历在目。

1976年12月,一九五队集体上山下乡的第一批知青招工回队。下乡4年的我有了工作,被分配到六一七钻机。当我们坐着解放牌的大卡车一路颠簸来到高安杉林时,远远望去高高的井架竖立在大山之中,才知道地质钻探工作的辛苦和父辈们的不易。我暗暗发誓,向父辈们学习,当个好工人,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。3个月后,队里决定成立一台“三八”钻机。此时,钻机急需一名女炊事员,因为同事的一句玩笑话,我便戏剧般地成为一名炊事员。然而,这可难坏了我。我是吃食堂的大锅饭长大的,家中没有炉灶,因此也不会做饭。一切只能从零开始,生火、做大锅饭、切菜、炒菜、蒸馒头……这年7月,我们搬到丰城的荷湖,为了大会战成立了临时钻机,此时另外一名炊事员因工伤回家休息了,于是2台钻机70多人的饭菜都由我一个人来负责。就这样,我无怨无诲地为大家做好后勤工作,为大会战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。

1978年3月,队里决定成立第二台“三八”钻机,一纸调令我被调往丰城洛市“三八”二号钻机,并被任命为班长。最难忘的是第一次见煤,见煤的钻孔就在马路旁边,我们是开孔的第一班。当天,队员们下好钻,我坐在台板的铁椅上全神贯注地看车。刚开孔进尺很快,不一会儿就打了二十几米,这时我觉得钻机的震动很小,与往常不同。再往泥浆槽里一看,流出来的泥浆上面漂浮着黑色的粉状物质。难道是见煤了?我立即停止钻进,向大班领导汇报。机长、指导员、地质鉴定员立即赶到现场。通过鉴定,果然是见煤了,而且煤层较厚。机长周代津亲自操作升降机,下钢球压实煤层,接着下钻,随后乌黑的煤层被一层层取上来,这层煤有3米多厚,大家看到后欣喜若狂。这层煤俗称“鸡窝煤”,就在地层的浅表,非常容易打丢。这次鉴定员没下见煤预告,却让我这个新任班长逮了个正着,钻机领导和班上的姐妹们都竖起大拇指夸奖我。这一年,我被局里评为“先进工作者”。

⑤ 安徽省地质局327地质队“三八”钻机的女工们在野外就餐

“苦干加巧干,拼命干革命。”这是当时的一句口号,我当班长时也把这句话作为座右铭。每次上下钻都严格检查钻铤的接头,确保每根钻杆连接无误。下完钻,我会仔细检查每个锁接头的磨损程度、泥浆池内泥浆的比例,该上下钻时也决不拖延时间磨钻杆,严格按照钻探规程把好每道关,有效避免了安全事故。我带的班从未在孔中断过一根钻杆,也从未发生过安全生产事故。

当年,“三八”钻机的女同志撑起了半边天。平时,我们撸管子、拧牙钳、上架子,不怕苦不怕脏;处理钻机事故时,我们抡大锤、扳牙钳,一个班上下钻无数次,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;搬家时,我们卸钻杆、抬钻铤,重活累活抢着干;大会战时期,我们有时3天就竣工1个钻孔,并且做到了当天搬家当天开钻,真是撸起袖子加油干,样样事情都争先。

流年似水芳华如歌,回首往事感概万千。“三八”钻机工作和战斗的岁月,是一种精神——奋发向上的精神,一直激励我前行,我永生难忘!

主持人:青春是歌、青春是画、青春是最美丽的年华……

在花一般的年纪,将自己的青春奉献给祖国伟大的找矿事业,以聪慧敏锐、细腻精致的女性本色,以及干练、勤奋的职业素养,圆满地完成了一项又一项艰巨的任务。

“三八”钻机的女工们用自己的青春为地质勘探事业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不讲个人,只讲奉献;不畏辛劳,只求实干。

虽然这支娘子军在历史舞台上停留的时间非常短暂,或许她们的名字、她们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慢慢被人忘记。但是,她们的时代永远不会落伍,她们的精神更将伴随一代又一代人,成为激励我们前行的灯塔和动力。我们尊重她们、敬佩她们,同时也将以她们为榜样,在本职岗位上扎扎实实做好每一项工作。

本期话题到此结束,我们下期再见!□

返回新闻